避稅避回香港最後慘變植物人,小心稅局盯緊你﹗ [2018-01-25]

特許會計師關保衛最近忙得不可開交,「我整個聖誕新年期間,只放了一天假,每天都有人來諮詢自願披露計劃,問我香港的財產要怎處置,怎把錢帶來加拿大等。」

 

他估計最少要忙到二月底,因為2月28日後,再向稅局自首作自願披露已經太遲,罰款仍然要交。當中高消費低收入、高地稅低收入、常有地產買賣、按揭比例高和定期有錢入帳的五類更屬被查的高危人士,很快就會被查到,會計師們奉勸盡快在限期前自首。

 

關保衛表示諮詢者多以來加多年的老華僑為主,「很多香港老移民,在香港都擁有幾個物業收租,或是每個月都有退休金進帳,所以非常苦惱到底要如何處理資產。」

 

銀行、保險公司洩密

 

他解釋,任何有海外物業及資產的加國稅務居民,都應該考慮作自願披露,「只要有超過加幣十萬元的資產在外地,之前又沒有報稅的,都可作自願披露。如果那些錢未來想拿來加拿大,自願披露是唯一令你可合法將資產帶進加國的途徑。」

 

他舉例說明,「凡是一萬元以上的交易,銀行都會通知稅局,而且銀行在過程中會要求很多資料去證明資金的來龍去脈。例如之前有一位客人,要轉帳數萬元到我公司作報稅,都需要提供大量資料,說明資金的用途,為什麼要轉帳到會計師樓。」

 

另一名特許會計師梁萬邦指出,其實不用等到匯錢到加國才被查,在設立共同通報標準(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)後,香港的銀行不時都會詢問戶口持有人的身份,令逃稅人無所遁形,「如果當初用外國人身份開戶,銀行便會自動將戶口資料通報原居國。即使是以香港居民身份,如果戶口長時間不動,銀行便會發信查問持有人是不是還在香港,還是不是香港居民。」

 

關保衛亦認同,「香港所有銀行,不論在加國有沒有分行,現在都會要求戶口持有人表明稅務居住地,如果如實申報,銀行便要你提供工卡號碼,把戶口資料寄到稅局。就算你堅持稅務居住地是香港,銀行仍會從你的地址、電話等個人資料中,估計是哪國的稅務居民。銀行誤報的話,他們亦有責任,所以特別謹慎。」

 

除了銀行會把戳破逃稅人的把戲,另一會令逃稅人露出馬腳的是保險公司,「不少人都會在原居地購買人壽保險,卻忽略保險公司亦是共同通報標準的一員,會把受保人的資料上傳,稅局可以查看有沒有加國稅務居民,順藤摸瓜地調查是不是有海外資產來買保險。」關保衛說。

 

5類人最高危

 

即使如此,梁萬邦說在查詢的人當中,最後選擇自願披露的只有一半,有半數人仍打算瞞天過海,「如果只是持有海外物業,大多數人都會選擇自願披露,但如果是一直有在收退休金,或是持續在收租的,他們會覺得萬一做了自願披露,往後的日子都要一值報稅,所以即使冒著被查後要交罰款的風險,仍然繼續瞞。」

 

然而,梁萬邦表示要瞞住稅局亦不容易,除了要防範有人舉報,有五類人更是被查的高危人士,「第一類是高消費、低收入人士,即是生活方式和報稅收入不相符的,例如一個人報他的年收入是三萬多元,卻會有高額的捐款或其他支出用來扣稅,稅局便會懷疑有其他收入。

 

「第二類是經常有地產買賣人士,因為所有地產買賣都要以工卡登記,政府有全部記錄,不像股票般沒有記錄,所以如果幾年內有數宗大額樓宇買賣,稅局會查明錢從何來。」

 

「第三類是按揭比例高的人,大部分人借貸時都是借到年收入的五至六倍,如果某些的按揭比例特別高,即是他曾經向銀行証明他有其他收入去還款,而這些收入又沒有報稅的話,便會引起懷疑。」

 

「第四是所居住地點和收入不相符的,稅局會按所交的地稅來評估,如果收入不多,但又住很貴的房子的便要小心。」

 

「最後是定期有錢入帳的,這是典型的螞蟻般家式運錢來加拿大,只要稅局發現,會要求當事人解釋為什麼定期有錢存入戶口,而且要有證有據,如果當事人說是借錢給人後人家還錢,便要有借據証明。」

 

逃稅反被勒索

 

關保衛亦奉勸逃稅者,逃稅只能逃得一時,更多逃稅人就是因為稅項被勒索,「我見過太多這類個案,前幾年稅局大力鼓勵舉報逃稅,舉報人還有錢分,令到很多逃稅人要不就面對稅局追數,要不就有人以此為把柄向他們勒索。」

 

他舉例說即使是關係緊密的生意夥伴及親人,都可能會因財失義,「之前有一移民來求助,他在香港以公司的名義持有一棟舊樓,合夥人在香港管理,他則一直在加國,後來合夥人得悉他沒有將海外物業報稅,威脅他要用只有市價三分一的價錢買下他的業權,不然就告發他,最後唯有做自願披露。

 

「另外有一例子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先生,兒子一直在他的物業居住,終日無所事事,整天到賭場,更要求老先生把房子轉到他名下,老先生當然不依,誰料這個不肖子竟然要脅父親要舉報他二十多年的海外退休金收入,最後老先生便找我作自願披露。」關保衛說。

 

同時亦有人為避稅避回香港居住,最後卻得不償失,「早前有一對七十多歲的夫婦來找我,我勤他們做自願披露,但他們當時決定不做,索性回港生活。但回港後又不習慣,老伯伯因為空氣污染整天咳嗽,老婆婆更慘,在街市跌了一跤成了植物人,兩個老人家對著我淚流滿面,但都沒有辦法。」

 

 

来源:明報加拿大版


更多内容